手机兰州新闻网

首页| 兰州| 新闻| 政务| 房产| 旅游| 汽车| 教育| 财经| 健康| 公益| 女性| 艺术| 企业| 兰州日报| 兰州晚报| 全媒体矩阵
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>兰州新闻 正文

春节回家路越走越轻松

2018-02-12 00:00:00 智能朗读:

    春运已经进入高峰。对乘坐火车回家的人来说,一张车票,承载着的是对故乡的思念,是记忆深处家的味道。几年前,兰州火车站每年春运发送旅客不过几十万人次,十几个售票口就足以应对,可如今,春运期间旅客发送数量早已超过上百万人次,客流高峰时,20多个售票窗口全部开放也不够用。随着网络、电话、自助售票机的普及,现在的春运买票有了跨越式的改变。“人山人海的售票大厅,带着铺盖卷的农民工,半夜排队买票的乘客……这些过去春运最具代表性的注脚,如今在兰州火车站售票大厅没了,记忆中的拥挤和匆忙不见了。”兰州火车站售票值班员刘军感到,随着科技和改革,她们眼中,10年来,无论售票、购票以及观念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售票之变——网络购票普及不必再彻夜排队

    网络购票的出现代表着购票方式的发生了巨变,它彻彻底底改善了旅客的购票环境。

    “十年前,火车票有统一的放票时间点,有时候晚上12点,有时候早上9点。每到放票的时候,偌大的售票厅异常拥挤压抑,甚至弥散着些许一触即发的“火药味儿”,小孩的哭闹声和大人们的愁容塞满了整个售票大厅。”

    刘军回忆着说,当时,只见窗口外排队的农民工卷着铺盖,背着蛇皮袋,抬头一望黑压压一片。为了排在靠前的位置,他们通常裹着一身军大衣一宿坐在窗口前,就是为了能第一时间抢到一张回家的车票。每到春运购票高峰,购票的队伍从售票窗口一直延伸到站前广场,再一直排到过站前街。

    “2010年,12306网站开始试运行;2011年,12306官网正式运行,大部分旅客也是从这一年开始学着从网上买票。2013年,12306推出了手机购票客户端,还丰富了线上支付方式。”

    刘军说,网络购票推行五、六年来,越来越多的旅客选择足不出户在家购票。据统计,今年春运购票高峰网络购票率已超八成,再加上还有部分电话订票的旅客,分摊到窗口购票的旅客仅占春运旅客总数的10%左右。”如今春运期间,刘军透过售票窗口的玻璃窗,每天看到的排队购票者已经明显减少了。

    购票之变——十年,大半售票窗口变成改签窗口

    “十年前那会,最害怕放假前的日子,清明节、五一、暑运、中秋、国庆、春运,每逢假期前夕工作就跟打仗一样。”

    如今,已经干了二十多年售票工作的刘军早已经不惧怕假期了。不是因为多年的工作练就了一身售票的技能,而是因为售票环境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十年前全是售票窗口,偶尔有退票的旅客也是与买票的混在一起办业务。后来,大约五年前,开设了专门的业务窗口,最初是一个退票、两个改签,现在是两三个退票、四五个改签。”

    刘军告诉记者,兰州火车站已经从之前全是售票窗口,改为大半为改签票窗口。也就是说,排队来买票的旅客少了,大都是网上买了票,发车前两小时才发现赶不及了,或者干脆没有赶上自己买的那趟火车,就过来办理退票或改签。据悉,目前迟到赶不上车的旅客,也可以凭车票改签当天的其他车次。

    服务之变——窗口购票减少服务效率提高

    “过去,售票员高峰期都很少喝水,因为少喝水能少上厕所,也就减少了离开座位的次数。每天8点开始工作,一个姿势一坐就是近10个小时。在这期间,我们只有吃饭和上洗手间算是休息,其余时间都要在岗位上工作,连上洗手间都要一路小跑。春运时买票的旅客太多了,高峰期每人每天要卖出上千张票,说上几千句话。”

    因为工作需要,每一位售票员都要多说话、多交谈,以免出错。

    如今,随着网络售票深入人心,窗口购票人数减少,售票员的工作却比以前要求更高。“以前旅客买票都是买当日或者近三两日的车票,查询起来一目了然,但现在可以查询的区间有30天,有的旅客来窗口,让帮忙查到某一地哪天有票,这样的一句话可能就需要售票员查询30来次才能找到旅客想要的车次。”

    面对越来越少的购票人群,火车站窗口开启了“转型”之路,衡量一名优秀售票员的标准不再是售票速度和数量,多查询车次、多给建议、关爱弱势群体购票成了兰州火车站售票员业务考核的新标准。

    刘军说,兰州火车站售票五心服务法即接待旅客热心服务、解答问题耐心服务、接受意见虚心服务、认真工作细心服务、重点旅客关心服务。售票员不能再像以前只查询旅客说出的车次,为了帮助旅客买到票,还要了解与其目的地相连的中转车站,帮助旅客选择价格、车次、时段等均符合其意愿的车票。

    观念之变——时间成本成为旅客选择首要考量

    不仅售票员的工作方式在改变,窗口外购票旅客也在改变。

    “以往,旅客购票都要反复计算车票的花费,只要有便宜的车票绝不买贵的。但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,人们购票时会综合性价比,考虑车票花费的同时也考虑乘车的时间和舒适度。”

    刘军说,特别是兰新、宝兰高铁、中川城际、兰渝铁路开通后,兰州火车站的列车由之前的80多对提高到150多对,其中动车列车组占到70多对,比例达到50%以上,今年是宝兰高铁、兰渝铁路开通后的首个春运,旅客出行首选乘坐高铁回家的人多了。如兰州到西安,普通硬座60多元,高铁120多元,因为普通列车要坐7个小时,高铁只要3个多小时,对乘客来说,当然会选择更快的车次,更早一点与家人团聚。兰州晚报记者许晗

    ——一名老售票值班员眼中十年来的春运变化

    期前夕工作就跟打仗一样。”

    如今,已经干了二十多年售票工作的刘军早已经不惧怕假期了。不是因为多年的工作练就了一身售票的技能,而是因为售票环境发生了截然不同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十年前全是售票窗口,偶尔有退票的旅客也是与买票的混在一起办业务。后来,大约五年前,开设了专门的业务窗口,最初是一个退票、两个改签,现在是两三个退票、四五个改签。”

    刘军告诉记者,兰州火车站已经从之前全是售票窗口,改为大半为改签票窗口。也就是说,排队来买票的旅客少了,大都是网上买了票,发车前两小时才发现赶不及了,或者干脆没有赶上自己买的那趟火车,就过来办理退票或改签。据悉,目前迟到赶不上车的旅客,也可以凭车票改签当天的其他车次。

    服务之变——窗口购票减少服务效率提高

    “过去,售票员高峰期都很少喝水,因为少喝水能少上厕所,也就减少了离开座位的次数。每天8点开始工作,一个姿势一坐就是近10个小时。在这期间,我们只有吃饭和上洗手间算是休息,其余时间都要在岗位上工作,连上洗手间都要一路小跑。春运时买票的旅客太多了,高峰期每人每天要卖出上千张票,说上几千句话。”

    因为工作需要,每一位售票员都要多说话、多交谈,以免出错。

    如今,随着网络售票深入人心,窗口购票人数减少,售票员的工作却比以前要求更高。“以前旅客买票都是买当日或者近三两日的车票,查询起来一目了然,但现在可以查询的区间有30天,有的旅客来窗口,让帮忙查到某一地哪天有票,这样的一句话可能就需要售票员查询30来次才能找到旅客想要的车次。”

    面对越来越少的购票人群,火车站窗口开启了“转型”之路,衡量一名优秀售票员的标准不再是售票速度和数量,多查询车次、多给建议、关爱弱势群体购票成了兰州火车站售票员业务考核的新标准。

    刘军说,兰州火车站售票五心服务法即接待旅客热心服务、解答问题耐心服务、接受意见虚心服务、认真工作细心服务、重点旅客关心服务。售票员不能再像以前只查询旅客说出的车次,为了帮助旅客买到票,还要了解与其目的地相连的中转车站,帮助旅客选择价格、车次、时段等均符合其意愿的车票。

    观念之变——时间成本成为旅客选择首要考量

    不仅售票员的工作方式在改变,窗口外购票旅客也在改变。

    “以往,旅客购票都要反复计算车票的花费,只要有便宜的车票绝不买贵的。但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,人们购票时会综合性价比,考虑车票花费的同时也考虑乘车的时间和舒适度。”

    刘军说,特别是兰新、宝兰高铁、中川城际、兰渝铁路开通后,兰州火车站的列车由之前的80多对提高到150多对,其中动车列车组占到70多对,比例达到50%以上,今年是宝兰高铁、兰渝铁路开通后的首个春运,旅客出行首选乘坐高铁回家的人多了。如兰州到西安,普通硬座60多元,高铁120多元,因为普通列车要坐7个小时,高铁只要3个多小时,对乘客来说,当然会选择更快的车次,更早一点与家人团聚。兰州晚报记者许晗

来源: 兰州新闻网 兰州晚报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