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兰州新闻网

首页| 兰州| 新闻| 政务| 房产| 旅游| 汽车| 教育| 财经| 健康| 公益| 女性| 艺术| 企业| 兰州日报| 兰州晚报| 全媒体矩阵
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人物 正文

徐志鸿:艺术创作应建立于中国文化精神之上

2019-05-16 00:00:00 智能朗读:

《午后》

《午后》

国画《假日》

国画《假日》

国画《都市》系列

国画《都市》系列

国画《夏荫》

国画《夏荫》

《画室》

《画室》

国画《秋红》

国画《秋红》

国画《荷风》

国画《荷风》

国画《映日》

国画《映日》

国画《高原雪》

国画《高原雪》

    兰州日报社全媒体首席记者李超文/图

    ■人物简介

    徐志鸿,1990年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美术系,获文学学士学位,1990年在金川集团公司总校第五中学任教。2004年调至兰州市文化馆从事专业美术创作和群众业余美术辅导工作。现为副研究馆员,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。

    作品曾入选《全国少数民族美术作品展》;《美丽新丝路翰墨定西行——全国中国画油画作品展》;《甘肃省第四届“双联”美术书法摄影作品展》并荣获一等奖;《甘肃省写生作品展》并获二等奖;《西部风情——甘肃省美术作品展》;《西望敦煌——甘肃省美术作品晋京展》;《陇原风华——甘肃省美术作品展》;《纪念毛泽东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——甘肃省美术作品展》;《中国梦——甘肃省美术作品大展》;《寻梦敦煌——甘肃女画家12人提名展》;《兰州市美术书法作品晋京展》;《紫雪凝香——中国著名女画家邀请展》。

    多幅作品及专业论文见诸报刊杂志。

    徐志鸿的每一幅作品,几乎都源于她对自然形态真切的感受和真实细节的捕捉,从人物表情中一个个屈曲皱褶中,从眼神中流露出的情感微变,都代表了她内心深处对生命的感悟。

    交谈中,记者了解到,对于徐志鸿的人生来说,也许只有画画才是有活力、有感受的,彷佛在画画的过程中时间都失去了本应有的意义。经常,她提起笔还是天亮,不知不觉放下笔便已是天黑。也许,所有真正倾心于艺术的人都会一样,只有花了大量时间和精力才会满足生命、精神的需求。

    1982年,正在上初中的徐志鸿在武威文化馆开始和老师学习画画。走近画板的那一刻,她一定也没有想到,下一秒一提笔便决定了她此生的人生色彩,再放下时已整整画了快40年。

    “人物画是中国画史上最早出现的画科之一,早在汉代的墓室壁画中就已颇具雏形。”一说起工笔画,徐志鸿就像一个孩子看到了心爱的玩具一样,眼神里流露出幸福、愉悦的目光:“工笔人物画,曾经有过非常灿烂的历史,是我们民族优秀文化遗产中一颗璀璨的明珠,曾经写下绘画史上最灿烂的篇章。”

    打开了话匣子的她完全进入到了思如泉涌的状态:“但工笔画也有过漫长的遭受冷遇的暗淡时期——元、明、清,文人画兴起,工笔画逐渐被当时的文人贬斥,只在民间保有其独尊的地位。在工笔画处于低谷的情况下,民间画工使这一民族优秀画种继承并流传下来,驰名中外的永乐宫壁画就出于民间画工朱好古及其门人之手。”

    “进入近代以来,以徐悲鸿为代表的一代画家致力于中国画的革新,倡导画家‘回到自然,师法造化,采取世界共同法则,以人为主题’。遂使以写实为主导倾向的人物画在这个古老画种中又有了改变。”她说:“写实精神的注入,使这个古老画种再度散射出灿烂光华;感觉的回归,给传统工笔人物画增添了新的生命力。涌现出了一大批优秀的工笔人物画画家,创作出了许多划时代的作品。”

    艺术家技艺之精湛完全可以通过日积月累的勤学苦练而实现,但其精神层面的提升却需要最敏锐的情感和思想,去接受岁月的历练和文化丝丝缕缕的蕴养,最终方得以在不断升华中触摸到返璞归真的境界。就如同徐志鸿在不知不觉中流露出的优雅、温暖,一定也是先天人格之中浓缩了人生精华后的呈现。而这份看似不染凡尘的优雅,实际上却真正“脱胎”于最基层、最琐碎的群众文化工作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文化工作者,“文化兰州”建设的高要求为徐志鸿提供了难得的锻炼和学习机会。在兰州市文化馆的组织策划下,她积极报名先后参与完成了“兰州社区文化干部培训班”、“群众美术书法的练习和创作辅导”、“兰州市运动会——生命的旋律书画展”、“兰州市群众书画交流展”、“兰州春节文化庙会”等大型活动,多次参加由甘肃省文化厅、市文旅局举办的送文化下乡活动。

    在一次次充满乡土气息的行程中,徐志鸿让自己的心沉浸于百姓的悲欢喜乐之中,环绕在乡间树林之间,从那些毫不修饰的烟火之气中静心捕捉着生命的本源,最终来反哺着自己那颗纯粹的艺术之心。无论是老人的蹒跚行路,还是村妇的回眸一笑,或者孩子们挂着泪珠的那脏兮兮的脸庞,都会被刻意的定格、烙印到徐志鸿的心底,假以时日便会成为笔下最生动的丹青佳作。

    徐志鸿认为:“传承性是中国画的第一要素,一个好画家的作品主要建立在三个方面,那就是传承性、生活性、发展性。绘画是个性、学养、品格在笔端的凝聚与流露。用所理解的传统技法去注释现实生活,演绎眼睛观察的世界,形成自己的绘画语言展示作品,苦研传统、务实求精。”

    她表示,中国画讲“骨法用笔”,既用线表现形的基本意义和内容,线是传统中国画形式语言的灵魂,它保存和延续了几千年,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,创造了多样表现力丰富的线的形式,以完成写形传神的目的。应该说工笔人物画家对线的认识和掌握非同一般。我们应该立足于传统的精神本质,研究学习,做一个“所有的天才都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智者”。

    传统的人物画线条从“曹衣出水”、“吴带当风”到后来的“十八描”。由于人物画严谨的造型特征,线的使用以其独特的审美价值一直被关注。它其中包含了画家的个性和主观感受,对象不同,所使用的笔法亦相异,这在各位人物画大家那里表现的十分突出。陈老莲可以用刚劲曲折的铁线表现武士,以飘逸洒脱的笔法描绘隐士,却以淡雅、细柔行云流水般的描法画出仕女、儿童,而罗汉的线描却近于粗放、浓重,情绪感极为强烈。

    “工笔画是以精谨细腻的笔法描绘景物的中国画表现方式。”她说:“工笔人物画一般先要画好稿本,一幅完整的稿本需要反复地修改才能定稿,对于艺术家来说,稿本的高低体现着艺术造诣的高低,历代卓越的艺术家没有不在‘形’上下功夫的。工笔人物画和其他绘画一样,目的在于反映、表现客观对象。这就要求我们必须从生活出发,从形体出发,为表现生活,表现自己对待生活的真实感受而去锻炼形象。正如现代画家黄胃先生所说;“即使暂时技巧差一些,还是会有成绩的。”

    “‘意’可以说是一张画的灵魂。”徐志鸿告诉记者:“意境在中国画中包含的内容很多。一张画的主题,其构图、造型和传神、情节安排与描写以及画面经营处理都须在‘意’字上下功夫。中国画向来就被说成‘画是无声诗’、‘贵在意境’。一张画常常是对象特征和画家感受的和谐表现才能产生诗意。情景交融的形象才是诗的形象,所谓‘意中有意,味外有味的形象才是耐人寻味的艺术形象’。”

    的确,一张情意深且表现力强的画对看画的人能保持广远持久的吸引力,这就是所说的中国画的“意境”,这一点在徐志鸿的作品中表现的尤为明显。

    “意境需要我们在实践中不断积累、体会的。”她颇有感触地说:“工笔人物画意境的表现,首先是作者的生活感受,形象思维,表现方法等一系列内在功力的结果,同时还必须进行反复的高度艺术提炼,要求作者苦心经营,精工制作,达到匠心独运的艺术效果,谓之高度意匠。正如唐代大诗人杜甫所说‘意匠惨淡经营中’,‘语不惊人死不休’。纸或绢,先用狼毫小笔勾勒,然后随类敷色,层层渲染,从而取得形神兼备的艺术效果。”

    工笔人物画在唐代已盛行起来,能取得卓越的艺术成就的原因,一方面是绘画技法日臻成熟,另一方面也取决于绘画的材料改进。从绘画发展看,原始岩画和新石器时代的彩陶图纹,使用的是勾线填色的基本技法。而战国和西汉的帛画,已是水平颇高的工笔画了。

    “‘色彩’在中国传统绘画中,既不同于西洋绘画对某一时空结构中的客观对象自然的写实,也不像水墨画单纯的黑白对比。”数十年如一日的艺术追求,让徐志鸿对工笔画有了更加深刻地认识和体会:“中国画以意趣为宗,要求达意抒情;其‘妙在似与不似之间’的理论,要求变不失形、夸而有节。就用笔说,工笔的工,是写出来,而非描出来的,是活笔不是死笔;就用色说,工笔也要求单纯明快,而忌重浊板滞。”

    她说:“强调中国画色彩的再现性功能,讲究‘赋彩’,‘随情赋色’、‘随意赋色’、‘随境赋色’。为表现情感可赋形象以理想或想象的色彩、装饰色彩、自然色彩或抽象的色彩等浪漫的处理手法。当今新材料极为丰富,切勿走向雕琢和刻画,甚至被异化或同化。最终还是要把色彩的表现形式建立在现代中国文化精神之上,形成具有民族特色、时代精神的色彩语言形式。”

    近年来,徐志鸿开始不断总结梳理自己的艺术体会,并将其分类整理为成熟的艺术成果,先后有专业论文《工笔人物画的传承》、《中国工笔画随想》、《中国画的笔墨浅谈》等分别发表于《甘肃艺苑》、《甘肃文苑》、《丝绸之路》。同时,还有数十幅作品发表于《中国文化报》、《中国艺术报》、《中国书画报》、《美术报》、《中国美术教育》、《甘肃日报》、《甘肃教育》、《甘肃艺苑》、《丝绸之路》等权威报刊杂志。

    “总之,只有植根于博大的民族文化,保持传统的工笔画的特质的前提下,对传统语言形式进行扬弃,才能使创造实现真正的发展并焕发出全新的生命力。”采访最后她感慨地说:“吸收和借鉴优秀的文化,才能使当代工笔人物画的表现语言日趋完善,表现领域更为宽泛,更具有时代面貌。也只有这样,才能令其在继承中发展,在保持中纯化,在开放和吸收中不断前进。”

来源: 兰州新闻网 兰州日报

关闭